會說話的人,人生都不會太差

value101 2019-11-18 檢舉

梁實秋:會說話的人,人生都不會太差

 

人與人相處,本來易生摩擦,談話時也要保持距離,以策安全。

 

一個人在談話中可以採取三種不同的方式,一是獨白,一是靜聽,一是互話。

談話不是演說,更不是訓話,所以一個人不可以霸占所有的時間,不可以長篇大論的絮聒不休,旁若無​​人。

有些人大概是口部筋肉特別發達,一開口便不能自休,絕不容許別人插嘴,話如連珠,音容並茂。

他講一件事能從盤古開天地講起,慢慢地進入本題,亦能枝節橫生,終於忘記本題是什麼。

 

這樣霸道的談話者,如果他言談之中確有內容,所謂“吐佳言如鋸木屑,霏霏不絕”,亦不難覓取聽眾。

在英國文人中,約翰遜博士是一個著名的例子。在咖啡店裡,他一開口,老鼠都不敢叫。那個結結巴巴的高爾斯密一插嘴便觸霉頭。Sir Oracle在說話,誰敢出聲?

約翰遜之所以被稱為當時文藝界的獨裁者,良有以也。學問風趣不及約翰遜者,必定是比較的語言無味,如果喋喋不已,如何令人耐得。

有人也許是以為嘴只管吃飯而不作別用,對人乃鉗口結舌,一言不發。這樣的人也是談話中所不可或缺的,因為談話,和演戲一樣,是需要聽眾的,這樣的人正是理想的聽眾。

梁實秋:會說話的人,人生都不會太差

 

歐洲中古時代的一個嚴肅的教派Carthusian monks以不說話為苦修精進的法門之一,整年的不說一句話,實在不易。那究竟是方外人,另當別論,我們平常人中卻也有人真能寡言。

他效法金人之三緘其口,他的背上應有銘曰:“今之慎言人也。”你對他講話,他洗耳恭聽,你問他一句話,他能用最經濟的辭句把你打發掉。

如果你恰好也是“毋多言,多言多敗”的信仰者,相對不交一言,那便只好共聽壁上掛鐘之滴答滴答了。鐘會之與嵇康,則由打鐵的叮噹聲來破除兩人間之岑寂。

這樣的人現代也有,相對無言,莫逆於心,巴答巴答的抽完一包香煙,興盡而散。

無論如何,老於世故的人總是勸人多听少說,以耳代口,凡是不大開口的人總是令人莫測高深;口邊若無遮攔,則容易令人一眼望到底。

 

談話,和作文一樣,有主題,有腹稿,有層次,有頭尾,不可語無倫次。寫文章肯用心的人就不太多,談話而知道剪裁的就更少了。

寫文章講究開門見山,起筆最要緊,要來得挺拔而突兀,或是非常爽朗,總之要引人入勝,不同凡響。談話亦然。開口便談天氣好壞,當然亦不失為一種寒暄之道,究竟缺乏風趣。

常見有客來訪,賓主落座,客人徐徐開言:“您沒有出門啊?”主人除了重申“我沒有出門”這一事實之外沒有法子再作其他的答話。

談公事,講生意,只求其明白清楚,沒有什麼可說的。一般的談話往往是屬於“無題”“偶成”之類,沒有固定的題材,信手拈來,自有情致。

情人們喁喁私語,總是有說不完的話題,談到無可再談,則“此時無聲勝有聲”了。老朋友們剪燭西窗,班荊道故,上下古今無不可談,其間並無定則,只要對方不打哈欠。

禪師們在談吐間好逞機鋒,不落跡象,那又是一種境界,不是我們凡夫俗子所能企望得到的。

 

梁實秋:會說話的人,人生都不會太差

 

善談和健談不同,健談者能使四座生春,但多少有點霸道,善談者儘管舌燦蓮花,但總還要給別人留些說話的機會。

話的內容總不能不牽涉到人,而所謂人,則不是別人便是自己。談論別人則東家長西家短全成了上好的資料,專門隱惡揚善則內容枯燥聽來乏味,揭人陰私則又有傷口德,這其間頗費斟酌。

英文gossip一字原義是“教父母”,尤指教母,引申而為任何中年以上之婦女,再引申而為閒談,再引申而為飛短流長,而為長舌婦,可見這種毛病由來有自,“造謠學校”之緣起亦在於是,而且是中外皆然。

不過現在時代進步,這種現像已與年紀無關。

 

談話而專談自己當然不會傷人,並且缺德之事經自己宣揚之後往往變成為值得誇耀之事。不過這又顯得“我執”太深,而且最關心自己的事的人,往往只是自己。

英文的“我”字,是大寫字母的“ I ”,有人已嫌其誇張,如果談起話來每句話都用“我”字開頭,不更顯得自我本位了嗎?

 

梁實秋:會說話的人,人生都不會太差

 

在技​​巧上,談話也有些個禁忌。

“話到口邊留半句”,只是勸人慎言,卻有人認真施行,真個的只說半句,其餘半句要由你去揣摩,好像文法習題中的造句,半句話要由你去填充。有時候是光說前半句,要你猜後半句;有時候是光說後半句,要你想前半句。

一段談話中若是破碎的句子太多,在聽的方面不加整理是難以理解的。費時費事,莫此為甚。

 

我看在談話時最好還是注意文法,多用完整的句子為​​宜。另一極端是,唯恐聽者印像不深,每一句話重複一遍,這辦法對於聽者的忍耐力實在要求過奢。

談話的腔調與嗓音因人而異,有的如破鑼,有的如公雞,有的行腔使氣有板有眼,有的迴腸蕩氣如怨如訴,有的於每一句尾加上一串咯咯地笑,有的於說完一段話之後像鯨魚一般噴一口大氣,這一切都無關宏旨,要緊的是說話的聲音之大小需要一點控制。

 

一開口便血脈僨張,聲震屋瓦,不久便要力竭聲嘶,氣急敗壞,似可不必。

另有一些人的談話別有公式,把每句中的名詞與動詞一律用低音,甚至變成耳語,令聽者頗為吃力。

有些人唾腺特別發達,三言兩句之後嘴角上便積有兩灘如奶油狀的泡沫,於發出重唇音的時候便不免星沫四濺,真像是痰唾珠璣。

人與人相處,本來易生摩擦,談話時也要保持距離,以策安全。

 

 

 

 

喜歡這篇文章嗎?

按個讚吧,不會令你失望!

已經讚了

標籤:

  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!